2013年12月6日 星期五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_卷一之Vol.9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(俺の棒銀と女王の穴熊
原著:新井耕(アライコウArai Koh
翻譯:紅豆佳譯人

     

  隔天早晨,依戀在上學路上與來是會合,她的表情顯得憂心。
「怎麼了,看你的臉。好嚴重的黑眼圈。」
「昨晚電腦用到太晚……
「該,該不會你看了一整晚的色情照片和影片?」
「才不是。我下將棋啦。」
  來是玩免費將棋軟體,玩到超過十二點。雖然是免費,但品質沒問題,遊戲操作也很簡便。但有一點讓來是受不了,就是他連程度最弱的初級也贏不了。讓兩子的話勉強能贏。
「用不著在家裡也下棋吧。」
「依戀妳沒這麼做啊。哼哼,偷懶的話,實力差距只會越來越大喔。」
「我還有別的事要做呢。反倒是你,如果只沉迷於將棋,功課會一團糟喔。」
  ──說的也是。學姊大概會討厭頭腦不好的男生吧。單純的來是這麼想著,決定以後玩遊戲要適可而止。
「對了,妳有跟妳爸媽說妳加入將棋社了嗎?」
「說了阿。我爸還鼓勵我,說我一定很快就能成為最厲害的人。」
  當真是有其女必有其父。依戀的爸爸是大企業的董事,為了培育愛女不惜傾注自己的錢財與人脈,似乎也因此堅決相信,依戀不管在什麼方面都能發揮其才能。
「他還說要找職業棋手當我老師呢。但我拒絕了,實在沒必要做到這種地步。」
「有錢人真好啊。那妳以前上的那些才藝課呢?鋼琴、小提琴呢?」
「我決定不上了。畢竟也開始膩了。」
「哦──。」
  兩人來到校門。來是心想,會不會碰巧遇到學姊,但事情終究沒有這麼理想。
「話說,結果我還是不知道依戀為什麼要加入將棋社。妳不是擺明著表示沒興趣嗎?」
「那有什麼關係。」
「啊,這樣啊。我還以為妳想問神薙學姊讓胸部變大的秘訣。」
「白癡──────!」
  在眾多學生眼見之下,書包大幅迴轉,直接擊中頭部。
  ……看在旁人眼中,他們兩人的感情非常好,很快就成為班上的話柄。
「春張和碧山是什麼關係啊?」
「雖然她美得讓人難以接近,但春張卻很正常的和她往來吧?」
「難,難不成是一對情侶……?」
「我看比較可能是大小姐和小僕人吧?」
  同學們抓準依戀離開座位的時機,不只是男生,連女生也聚向來是,眾人沒由來的問了些問題。
  他的回答只有一個。
「我們只是從小一起長大,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。」
  眾人不由得驚呼連連。
  不過就是兒時玩伴,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?
「青梅竹馬耶,聽起來真是甜美!我也想每天早上被她叫醒!」
  坐在前方的男生姓浦邊,不分青紅皂白的說著。這種戀愛電玩一般的情節,來是當然一次也不曾體驗過。
「她才不會叫我起床呢。可是偶爾會闖進我家。」
「這樣就夠滿足了吧!那,接著你們會加入同一個社團嗎?」
「算是吧,我已經入社了。是將棋社。」
  話一說完又是一陣轟動。
「將棋社?好怪。」
「不會啦,不能說是奇怪,但算是很稀有。」
「可是,將棋是阿伯玩的遊戲吧。」
「話說回來,有這個社團嗎?」
「禮拜天早上有將棋節目吧。十秒──裡面的人會這樣怪腔怪調的讀秒。」
  看樣子,一般人對將棋的認知果然是這樣。
  他們才剛入學,八成還不知道校內有神薙紗津姫這個最有名的人物。來是忍住笑意,心想沒必要特地告訴他們。
  這時依戀回到座位。她一臉事不關己的入座,準備上下一課堂。
「依戀,妳每次下課都去哪了?做了什麼?」
「我只是到處走走。為了讓全校知道我的存在。」
  原來如此,這真像是依戀的作風。儘管新學期才沒多久,關於這位美少女新生的消息,八成已經成為高年級間的話題。
「我還順便確認有沒有人在紗津姫之上,不過沒有。」
「我想也是。」
  依戀還是老樣子,戰勝紗津姫是她明確訂立的目標。而這個競爭,起碼會在秋天校慶時分出結果吧。這還是很久以後的事,所以來是不太在乎。
  順利上完早上的課,午休時間到來。
  來是走向學生餐廳。這所標榜日本文化如何如何的學校,供應的日本餐點也是應有盡有的齊全。來是完全沒想過,竟然會有學生餐廳將飯糰包在竹葉裡面販售。這算是為了滿足學生食量的作法吧。另外也有常見的餐點,如咖哩飯、義大利麵等。
  來是點了天婦羅蕎麥麵,隨便找個位子坐下。才吸了一口麵,身體便補充了邁向午後的活力。
  我得好好吃一頓,補充精力,然後在將棋社努力。接受神薙學姊充滿愛情的指導,然後然後……
「春張,這裡的學生餐廳怎麼樣啊?」
  他的幻想在途中被打斷。
  來是的臉頓時傻住。自己正在幻想的女性,竟然拿著一套飯糰朝著自己微笑。
「學,學姊也來學生餐廳啊?」
「嗯。這裡的餐點,我每一樣都喜歡。」
  她理所當然的坐到旁邊的位置開始用餐。
  烏黑亮麗的秀髮散發著成人的香味,米飯淡淡的香氣也隨之傳來。她用的洗髮精或潤絲精肯定是好貨。
  來是冷靜思考自己現在的處境。
  她可能只是想和同一社團的學弟打好關係,所以才會一起用餐,但自己的確是和眾所認同的「女王」並肩而坐。
  一個留神發現,果然周遭的視線都往這邊集中。也許會有人如此羨慕著:「你這傢伙是什麼東西,竟然一派輕鬆的坐在她身旁。」來是很高興,同時也感到莫名的壓力。
「怎麼了?東張西望的?」
「那個,好像很多人在看這邊……。這也沒辦法吧。畢竟妳是媒體報導過的業餘女王,而且還是校慶的queen。」
「校慶啊……其實那是我朋友擅自幫我報名的。我不太習慣那種場合。」
「是這樣嗎?」
  就算是朋友自作主張,她應該也能退出比賽。之所以如此,應該是因為她個性溫柔,無法拒絕他人的請求。
「那妳今年有什麼打算?」
「這個嘛……。一般來說,會以連霸為目標吧。」
  儘管依戀想和紗津姬爭奪queen的寶座,但這畢竟是依戀的事情,沒道理因為紗津姬猶豫是否出賽就勸她作罷。來是決定打斷這個話題。
「對,對了。我昨天找了好多。將棋的戰法還真是五花八門啊。」
「是阿,很多阿。將棋的戰法實在太多,就連職業棋手也很難將每一種都下好。」
「像我這樣的初學者該怎麼做呢?」
「不一定是初學者,我們業餘的只要直覺找出喜歡的戰法,然後一個勁的磨練就對了。之後我會多教你一些。」
  紗津姬談論將棋時,身上滿是光彩,這彷彿是歌頌人生美好的人才會擁有的特質。
  她像一顆恆星,自身能發光發熱。她給周遭帶來溫暖。來是後頸開始熱烘烘的發燙。
「女王陛下!那位是何許人也?」
  一個女學生說著古文的語句,朝著兩人而來。似乎是紗津姬的朋友。
「他是將棋社學弟。期待已久的新人喔。」
「嘿──!妳那冷門的社團會有新社員啊!」
「話說回來,我不是要妳別叫我女王陛下嗎。」
「有什麼關係。我可是誠心誠意的稱呼陛下您呢。你!」
「我,我?」
「好好加油啊。阿哈哈哈。」
  還搞不清楚其言下之意,她就開開心心的走了。
「什麼女王陛下……大家都這麼稱呼妳嗎?」
  來是本來也覺得會有這樣的人,而親眼看到有人這麼稱呼,他愈發覺得紗津姬有一種不可高攀的感覺。
「就,有一部分的人是這樣。」
  紗津姬似乎不是非常排斥,她也不抱怨,只是靜靜用餐。

下回待續……


--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