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4日 星期一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_卷一之Vol.7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(俺の棒銀と女王の穴熊
原著:新井耕(アライコウArai Koh
翻譯:紅豆佳譯人

     ☆

  結果來是在那之後被逼著下了五次。
  成績為來是全勝。每一局都是無驚無險的拿下勝利,依戀最後輸得哭泣不已。
  正因為她這一生從未碰到什麼挫敗,所以格外禁不起失敗的打擊。她心想,自己不為人知的一面都被人看光了,同時還感到一股無可抵禦的疲憊感。
「辛苦了。正好社課結束的時間也到了。」
  紗津姫看了掛鐘。五點半了,春季的天空已經相當昏暗。
  光是和依戀對戰,就把入社的第一天都耗掉了。本來打算請學姊仔細指導,結果這個雄心壯志一下子就遭遇挫敗。  
「像今天這種事,下不為例喔。」
「哼!下,下次我會贏你……!」
「放心別急。以後還有很多時間陪妳。」
「就是這樣。加油啊。」
  關根社長在社課途中才到,他也完全不碰棋子,只和紗津姫一起靜靜觀看新社員的對弈。
「另外,不服輸是進步路上不可或缺的資質。就這點來說,碧山學妹或許是天生的將棋棋手。」
「是,是嗎?說的對啊。像來是這種腳色,我很快就能超越他。」
  想不到依戀竟然如此單純。
  我要請紗津姫和關根教我,每天陪依戀一次——還有,要若無其事的展開戀愛的進擊。來是如此在腦中規劃今後的行動方針。他幹勁十足,決心認真執行,過一段充實的時光。此時,他突然想到一件事。
「我們社團對今後的目標有什麼打算嗎?」
「有很多棋賽規定只有高中生能參加。我們每年都以盡量參賽為目標。」
「哦。那麼去年……」
「我們段位者只有神薙一人,團體賽簡直不像話。而個人賽除了神薙,表現也都不怎麼活躍。今年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吧。」
  明明情況令人憂心,關根卻表現得毫不在意。看來他這個人並不執著於勝敗,只要能快樂下棋就好。
「啊,距離現在最近的目標,應該是和大蘭的新學年交流賽吧。每年四月底舉行。」
「和別的學校比交流賽嗎?」
  紗津姫點頭,接著解說。
「再過一個車站有一所私立大蘭高校。我們雙方舉辦將棋社交流賽,算來大約有二十年了。」
「去年結果怎麼樣?」
「只有神薙獲勝。而且贏得不輕鬆吧。」
「只有些微的差距。哪怕是一步差錯也會落敗。」
  一個擁有堅強實力的人,足以對業餘女王紗津姫構成威脅……竟然有這樣的高中生。來是心想,原來學姊不是壓倒性厲害的王者。
「說到這個。交流賽是三人一隊進行。所以必須從你們之中選一個出賽。」
「那我要去比!」
「妳少自做主張!」
  明明今天徹底連敗,這件記憶卻彷彿已從她腦海消失。
  來是突然對一件事感到好奇。
「有很高的機率擔任先發隊員,真是難能可貴,但有件事還真奇怪。有神薙學姊這樣的大師在,應該少不了慕名而來的學生吧?」
「我也曾經這麼期待過。畢竟業餘女王的新聞在校內也是蔚為話題。但誰會只因為仰慕某人而下將棋,這樣的人幾乎不存在。畢竟世上還有很多好玩的事物。」
  其他好玩的事物:運動、電玩、購物。或是和情人約會。
  相較之下,來是不得不承認將棋是個樸實無華的遊戲。
  可是……。
「我啊,是初學者中的初學者……但我認為,將棋蘊藏了很多事物,這些都是身為人應該重視的東西。這是神薙學姊教我的。」
「唉呀,真令人開心。」
  紗津姫開心的說著。
「為了讓春張學弟這樣的人踴躍入社,不確實做好宣傳活動不行啊。還有什麼不足之處呢?布告欄海報已經輸給別人,這點影響很大吧……」
「一贏再贏,接二連三的贏就是最好的宣傳了!我知道勝利不代表一切,但終究比失敗還要好。先以交流賽的勝利為目標吧。」
  話一說完,紗津姫露出溫柔的笑容,那笑容簡直能魅惑所有見到的人。
「真令人期待。在那之前,春張學弟和碧山學妹也要多加練習喔。」
「是這個月底吧。還有三個禮拜也就夠了。先發資格我要定了。」
「哦──可別忘了妳剛才說的話喔。我會讓你痛哭流涕的。」
  大家收拾棋盤與棋子,確認有無遺忘物品,然後離開社辦。其他社團差不多也都結束活動,社辦建築非常安靜。
  四下裡只聽得見自己人的腳步聲。而來是愛慕的學姊正走在他身旁。真是極致幸福的一刻。
「再見。」
「嗯,再見!」
  兩人穿過校門後,和兩位學長姊告別。來是看著紗津姫緩緩揮手而去,臉上顯露色瞇瞇的表情。
「唉,不能走同樣的路回家真是遺憾到了極點。」
「我這個未來的女王,在今後三年會陪你回家喔。要心存感激喔。」
「哪有什麼好感激的。從幼稚園開始就總──是這個樣子。」
「……傻瓜。看似平凡的事情,其實才是最難能可貴的啊。」
  兩人在溫暖的夕陽下步步前進。
  來是報考彩文學園的理由是校園就在徒步往返的距離內。原本他對日本文化之類的校訓全無知曉,如今卻打從心裡覺得進入彩文就學真好,感覺上下學的路好像會非常充實。
「那,那個。紗津姫學姊和社長會不會是一對啊?」
「……幹嘛,怎麼突然這麼說?」
  這話太過突然,來是不知如何回應。
「他們完全不是那種樣子。」
「但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,又怎麼知道事實如何?他們共事的經歷比你多太──多了,而他的臉蛋也蠻俊俏的,就算發展成那種關係也不奇怪吧。」
「嗯……」
  社團情侶是常有的事。更何況,來是本身正致力於發展這種關係。
  來是決定,近期之內非要探聽清楚。而他完全沒察覺到兒時玩伴那意有所指的視線。

下回待續……

--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