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_卷一之Vol.6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(俺の棒銀と女王の穴熊
原著:新井耕(アライコウArai Koh
翻譯:紅豆佳譯人

2

  王將、玉將(王、玉):可往任一方向移動一格。
  飛車(飛):可不限格數縱橫移動。
  角行(角):可不限格數斜行。
  金將(金):可縱橫或往斜前方移動一格。
  銀將(銀):可往前或斜行一格。
  桂馬(桂):向前兩格後再往左或右移動一格。可跨越其他棋子。
  香車(香):可不限格數往前移動。
  步兵(步):可往前移動一格。

  此外,闖入對手陣營(從自己對面數來三排)時,可使棋子晉升為「變子」,其能力將獲得提升(也有不需晉級的情況)。

  飛車龍王(龍):保有飛車的移動方法,或可斜行一格。
  角行龍馬(馬):保有角行的移動方法,或可縱橫移動一格。
  銀將成銀:同金。
  桂馬成桂:同金。
  香車成香:同金。
  步成步:同金。

  這些棋子的移動方法依戀看一眼就學會了。她從小各種才藝都學得很好,學什麼都很快。來是一直對這點感到佩服。
「那麼,把大王吃掉就贏了吧。」
「正確的說法是將死。所謂將死,就是王無處可逃的狀態,在這瞬間勝負已分。」
  第一次有學弟妹入社,紗津姫看起來很開心,鉅細靡遺的教導依戀。儘管依戀將她視為競爭對手,她似乎不覺得厭惡。
「話說,紗津姫學姊,有件事情我很好奇。」
「什麼事?」
「妳要下棋,自己一個人不是比較好嗎?既然妳這麼厲害,應該不需要特地參加社團。」
  這樣問雖然失禮,但說的是一針見血。
  業餘女王——擁有國家級實力的紗津姫,她和身邊低水平的社員活動,究竟能有什麼好處?將棋完全是個人競賽。若不處於能切磋琢磨的環境,一個人專心研究應該更能進步……
  紗津姫依舊保持著微笑。看著那表情,來是大致明白其理由。
「我和眾多業餘棋手一樣,以快樂為第一優先。不是只追求卓越而已。如今我升上二年級,也希望讓更多新生知道,將棋是這麼美好的遊戲。結果一下子就來了兩名社員……真是非常謝謝你們。」
  看她擺出極致的微笑,來是的心臟猛的膨脹。
  ……啊啊,太美好了。我活著只是為了看見這個笑容啊。
  學姊非常努力的想傳達將棋的好。那我也要盡全力幫她!
「痛痛痛……
  來是的臉頰突然被狠狠捏了一把。只見依戀怒目相視。
「妳幹嘛!」
「你真的很不要臉啊!」
  我的確是不計形象,但為何依戀要生氣?──來是感到滿懷的不滿。
「先不管這個了,馬上來對戰吧。」
「噢,好啊。要我怎麼讓妳?」
「才不要你讓呢。」
  依戀個性好強,來是也覺得她會這麼說。儘管他無疑也是個低階棋手,但想也知道不可能輸給今天剛學會規則的新手。
  就當回敬妳的所作所為,今天非讓妳輸得啞口無言!──來是內心展露陰險的笑容。
  棋子排列完畢後,依戀問了個單純的問題。
「誰先攻後攻,該怎麼決定呢?猜拳?」
……這,我不知道。」
  試想身穿氣派和服的職業棋手兩人面對面的……猜拳。大概不會用這個方法決定。
「有個方法叫做擲子。你拿五枚步兵丟到棋盤上。」
  來是依照紗津姫的指示。結果擲出正面步兵三枚,反面成步兩枚。
「如果步兵多,擲子方就是先手。反之則是後手。」
「原來如此──。真是別有風情的方法。」
  不知為何,來是就是想用風情一詞形容。
「那麼,請多多指教!」
……請多多指教。」
  依戀低下頭說著,來是幾乎不記得聽過她這樣說話。這副景象非常新奇,他莫名的感到高興。
  來是先讓角行右上方的步兵前進。
  下將棋的第一要務是活用攻擊力強大的角行及飛車。一開始走7六歩開角道,這著可說是基本中的基本。
  對此,依戀走△8四步。「挺飛前步」。這也是很正統的一著。
  
【圖:至△8四步】
 他們就像一般初學者,走子幾乎不花時間。不太深思熟慮,不斷發動攻擊。來是覺得自己不可能輸,信心滿滿,依戀則是略有難色,而紗津姫只在一旁笑著觀戰。
  沒過多久,棋局結束。
……我,我」
「說清楚一點啦。嗯──?」
「我認輸……!」
  依戀突然垂頭喪氣。左有龍,右有馬,上有金。她被將死的狀態可說是名符其實的八方受敵。
  雖然來是和依戀相處已有十年以上,但似乎還是第一次像這樣徹底將她擊敗。他簡直喜不自勝。
「怎麼樣啊?學姊。」
「且慢,你們還要互相行禮喔。」
「啊,對不起。謝謝指教。」
  但是依戀只發出若有似無的聲音低語。她看起來非常不甘心。
「他用桂馬將軍抽飛以後算是大勢已定。為了避免這種情況,有個基本概念,就是盡量別讓王和飛車靠近。另外……
  紗津姫將盤面回歸起始狀態,然後毫無窒礙的從初著開始擺譜。她逐一給與雙方建議,告訴他們哪邊下得好,哪邊不好。
  她全記在腦海裡了──來是為之感動。
「不過碧山學妹很厲害喔。直到剛才妳連規則都不懂,下起來卻很有條理。有這個水準,應該會進步得很快。」
「依戀,難得學姊這麼說,妳都聽清楚了嗎?」
……再一次。」
「咦?」
「再比一次!」
  銳利的目光直射而來。但眼中略帶淚光,魄力稍嫌不足。
「可是我想請學姊教我。」
「少囉嗦!叫你比就比!」
  她活像個賴皮的孩子。
「就再下一次,這樣不是很好嗎?」
  紗津姫略顯忍俊不禁。
  來是決定放棄抵抗接受挑戰。依戀是極端好勝的人,這點他老早以前就知道。

下回待續……

--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