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28日 星期六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_卷一之Vol.4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(俺の棒銀と女王の穴熊
原著:新井耕(アライコウArai Koh
翻譯:紅豆佳譯人

     ☆

  怎麼會這樣?
「為……為什麼?她都讓你這麼多了。」
  對於依戀疑惑的聲音,來是連回話的勁都提不起來。他也幾度自問為何會這樣。
  比賽結束,完全沒有看頭。來是用盡各種棋子試圖衝破敵陣,卻都被巧妙的防禦阻擋下來。
  紗津姫起初只有步、金、王,但這些棋子反而能悠然躍動,輕輕鬆鬆的捕獲來是的棋子。先是步,然後是香車、桂馬、角、飛車。然後她利用奪來的棋子,毫不留情的攻其要害。
  如今,來是的玉將被將死了──被追到無路可逃的地步。
  的確來是是個只懂棋子走法的大外行。高手必然學好的技巧他當然一無所知。他也沒厲害到可以算得非常深入。
  但是,就算如此,她這麼厲害到底是怎麼回事?
「我……我認輸……」
  來是怔怔的宣告落敗。
  起初還以為她讓子讓過頭了,覺得自己可以安全確實的贏她啊。
  不甘心。不甘心。有多少年不曾這樣不甘心了?輸掉比賽竟是如此的不甘心……
「謝謝指教。」
  紗津姫爽快的低頭致敬。
  抬起頭的她……臉上笑容特別開朗。
  在這瞬間,來是的心臟顫了一下。
  她不是因為贏了對奕而高興。她懷著感恩的心──因為透過對奕,她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。
「……謝謝指教。」
  來是身上的悔恨消失得無影無蹤。他也很自然的展露笑容。
「你輸了,有什麼好笑的。」
  依戀看似怒氣難消,但她無可奈何。
  這學姊真是讓人心服口服的厲害。不能想著要勝過她。她身在遙不可及的高處,應該以敬畏的心與她往來……她就是這樣的人。
「唷──」
  一個男學生伴隨著開朗的聲音入內。紗津姫向他點頭。
「你好,關根學長。」
「……哦哦?」
  關根這個男子張大了口看著來是與依戀。他打著綠色領帶,應該是三年級生。尖尖刺刺的髮型是他的註冊商標。
「你,你們是新社員嗎?唷呵!」
  他不分青紅皂白,滿面喜色的笑著,興沖沖的以雙手和來是與依戀握手,使勁的上下擺動。
「我是社長關根三吉。請多關照!一起讓將棋社嗨起來吧!」
「關根學長,他們還沒決定入社喔。」
「什麼,這樣啊。那,你們剛才做了什麼?」
  來是將之前的事情說了個明白。
「她讓八子你還輸啊。你的程度是只懂棋子移動方法吧,我說的沒錯吧。」
「真是出乎意料。明明她的棋子那麼少,我卻怎麼挺進都無法突破。」
「話說碧山學妹,妳明白將棋的優點了嗎?」
  紗津姫試圖讓依戀產生興趣。
「怎麼可能明白。我對將棋又沒興趣。」
「這樣啊……不過如果妳想下,隨時歡迎過來參觀。」
  紗津姫表示想去外面透透氣,離開了社辦。
  社辦彷彿失去了主人,整個變得冷清。
「將棋社裡沒有其他人嗎?」
「嗯,只有我和神薙兩人。大我一屆的還有三個,可是都畢業了,我們搞不好會被降階為同好會啊。如果不到四人,校方就不承認是社團。這麼一來,連社費都拿不到了,真是頭痛啊……」
  他的眼睛擺明了說著「拜託入社吧」。似乎是因為討厭那種眼光,依戀硬是扯開話題。
「話說回來,像她這麼光鮮亮麗的人,為什麼會參與這麼不起眼的社團呢?」
「依戀,這樣說太沒禮貌了。」
「沒差沒差。的確是個不起眼的社團。」
  關根平心靜氣的笑著。
「妳的意思是,像神薙這樣的美女應該能在更閃耀的社團活躍吧。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,但其實是因為在將棋社,她才會如此耀眼啊。」
「……這話怎麼說?」
  關根不直接回答來是的問題,而是把手伸向櫃子。
  他拿出一本冊子,是報紙的剪貼簿。
  其中一則報導引起來是的注意。

「神薙紗津姫(16) 業餘女王賽冠軍」

「學下將棋不過三年。去年榮登業餘女王寶座,還是曾經打敗女性職業棋手的天才美少女。你看連媒體都這麼報導她呢。順帶一提,在去年校慶時,她雖然是一年級,但還是奪取了queen的寶座。」
「什……」
  女王、queen。依戀對這兩個單字反應激烈。

「絕不誇張,她是貨真價實的『女王』啊。她是這個學校最有名的人。」

下回待續……

--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