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28日 星期六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_卷一之Vol.3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(俺の棒銀と女王の穴熊
原著:新井耕(アライコウArai Koh
翻譯:紅豆佳譯人

「你好。」
  她站起身,笑咪咪的行禮,雙手置於身前,姿勢像是旅館的服務員。感覺上,她是自然而然的學會這個動作。
「啊,你,你好。」
「你是新生吧。想入社嗎?」
「啊,那個……」
  她應該是從領帶的顏色來判斷。紅色是一年級,藍色二年級,綠色三年級。
  這個女學生的領帶是藍色。也就是大來是一個年級的學姊。
「你下過將棋嗎?」
「只,只有在小時候玩過一下下。棋子的移動方法還不成問題。」
「我們也接受短期入社,方便的話……希望你能多少參觀一下。好不好呢?」
「啊──嗯──好!」
  來是覺得沒有理由拒絕。
  畢竟是美女提出的請求。
  她有一頭烏黑油亮的秀髮,來是只有在電視廣告看過這樣的頭髮。她那直髮從頭延伸至肩膀,在風吹搖曳之時,彷彿還能奏出美妙的音色。水汪汪的雙瞳綻放著無限沉穩的光輝,嘴唇還帶有蜜桃般柔和的顏色。如此成熟的美貌令人聯想到聖母,實在難以想像她也不過比兩人大一個年級。
  而且,她的胸部超級無敵豐滿。
  雖然依戀的大小也在一年級生的平均之上,但這女孩的程度大約還多她兩圈。
  凡是男性,無一不受大胸部之吸引。來是決定順從這有史以來不曾改變的真理,以及自己熱血沸騰的心。
「依戀,我要請她教我一點東西。」
來是坐上摺椅,後腦袋隨即被狠狠打了一下。
「幹什麼啊!」
「你這個色胚!好不怕羞!」
  依戀目中迸出火光。來是被她一眼看透心思,啞口無言。
「喂,妳叫什麼名字?我叫做碧山依戀。這個色鬼叫做春張來是。這名字很逗趣吧。」
「喂!」
  來是倒不在乎依戀開自己名字玩笑,問題是她不該這樣對學姊說話。
  然而,她對這個沒禮貌的學妹連個眉頭也不皺,臉上依舊保持著微笑。
「我的名字是神薙紗津姫。我是將棋社的副社長。」
「哦……妳怎麼會加入將棋社這種社團?」
「不為什麼,只因為我喜歡。」
「那當然。依戀,妳到底想說什麼?」
  依戀再次做出失禮的舉動,她猛然伸手指著紗津姫,扯開嗓子發話。
「雖然我以為不可能找到……但如今也只能面對了。紗津姫學姊,你就是我的對手啊!」
「啥?」
  來是不禁失聲喊叫。
  這麼一說來是才想到,依戀之所以會跟來,是為了確認一件事情──在她成為校園女王的路上,是否有學生會是她的對手。冷靜想想,這實在是蠢到家了,但她本身對此事極為認真。
  不過,以前從來沒有一個女孩能讓依戀如此肯定。
  所向無敵的她,有生以來頭一次知道……世上還是有能和自己匹敵的美少女。
  但知道了又如何呢?來是完全摸不著頭緒。
「敵人?什麼敵人?」
「……這話妳聽聽就算了。」
  依戀緩緩環視社辦內部。她嘆了口氣。
「像妳這樣的人,待在將棋社這類社團實在可惜。明明有更能讓你發光的地方,是吧?」
「嗯哼。將棋可不是妳想的那樣喔。」
「不然是怎樣?」
「非常簡單。將棋是一個了不起的日本文化。你們在開學典禮時沒聽說嗎?本校宗旨在於培養重視日本文化的心。任何競技都不如將棋符合這項宗旨。」
「不就是個遊戲嗎?妳的意思是,玩遊戲也能學到什麼東西?」
「正是如此……這點必須親眼所見,親身體驗。春張學弟,要不要下一盤呢?我們讓碧山學妹知道將棋的有趣之處吧。」
「喔,好。」
  來是本來就想請她對奕。他端正坐姿,面對著貌美的學姊。
「依戀,妳可以安靜觀戰吧?」
「好極了。讓我看看將棋是什麼東西吧。」
  棋子集中在棋盤中央,紗津姫將之一一排列。
  來是從成堆的棋子當中找出「玉」,並將之置於自陣最底層的中央。將棋和西洋棋一樣,遊戲中最重要的是King──王。來是記得父親說過,為了區分敵我的王,還可將之分為「王」和「玉」兩種,而玉是由地位較低的人使用。
  排列棋子的途中,來是有個發現。
  紗津姫排列棋子的方法井然有序。來是很隨性的從棋堆抓取棋子,並將之拖曳至規定的位置,但紗津姫卻不然,她慎重的拾起每個棋子,落子丁丁有聲,而且似乎有個擺放的順序。
  來是不自覺停下手,看得出神。
  就像茶道或花道,將棋也自有一套規矩。難道這個人不把將棋當作單純的遊戲,而是一種應該循規蹈矩的技藝?
  好美啊──來是這麼想著,同時感到一股壓力,彷彿一個偉大的事物近在眼前。
  兩人排好了棋子。
「春張學弟,你算是初學者嗎?」
「是阿,沒錯。」
「我明白了。」
話一說完,紗津姫便將剛排好的棋子緩緩移出棋盤。
  飛車、角行、二枚香車、二枚桂馬,在加上二枚銀將,總計八枚棋子被她收入棋盒。
「讓你八子好嗎?」
「唔……」
「搞什麼?妳的棋子也太少了吧。」

【圖為起始局面】     


  即使依戀對將棋一無所知,似乎也知道這樣根本不能較量。紗津姫的棋子除了王將只有步兵與金將。
  棋力有落差的兩人在對奕時,可以採用子力比的制度。實力好的一方可根據棋力差距事先移除棋子。在一般對奕之下,頂多讓到六子為止。
  若要讓到八子,除非是職業棋手指導超級初學者的時候。
  對方是將棋社衝勁十足的社員,自己是小時候學了點皮毛的程度,兩人實力當然有差。來是因此可以接受讓子這個作法。
  但再怎麼說,讓到這種地步,自己豈非必勝?依戀說了話刺激來是,似乎她也有同樣的看法。
「來是,這樣你要是輸掉就太難看了。」
「知……知道啦。」
「那麼,請多多指教。」
「啊……請……請多多指教。」
  對奕前要彼此問候。來是的父親也教過他這點,但他忘了要實踐。再者,由於紗津姫的聲音實在太動聽了,因此慢了一拍問候。
  在讓子的棋局中,由讓子方率先走子。紗津姫拿起左側的金,將之往左斜前方移動。
  啪的一下,美妙的聲音再度響起。
  來是又看著出神了,但原因有別於前。
  剛才祥和的感覺漸褪,她認真的面對著棋盤,直視著棋子,紋風不動。看著她的表情,看著她的姿態。
  這個人──好迷人。

下回待續……

--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