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10日 星期二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_卷一之Vol.2

我的棒銀與女王的穴熊(俺の棒銀と女王の穴熊
原著:新井耕(アライコウArai Koh
翻譯:紅豆佳譯人

    

  私立彩文學園。
  創立於昭和初期,校史悠久,在地方上是座有名的私立高中。
  在開學典禮的致詞時,留著大鬍子的校長一再強調:「各位要好好的體會日本文化的重要」。我國多彩豐富的文化……這就是校名的由來。據說此校的校外教學向來是參訪古都,校方也另外備有許多特別課程。
「日本文化啊……真是讓人有聽沒有懂啊。」
「就是說啊。乾脆拿和服當制服算了。男生要穿褲裙,還要戴軍帽。」
「就像以前的學生是吧。」
  高中第一天的行程結束,教室很快的步入放學後的時光。來是漫無目的的和依戀對談。有些同學為了結交新朋友而積極展開行動,但卻沒人接近他們兩個。
  ……是因為這傢伙太過貌美吧。來是直覺的這麼認為。
  自我介紹時,依戀那美少女的姿態吸引了班上好奇與敬畏的眼光。四分之一的德國人血統造就她亮麗的容貌,加上那水嫩性感的身材,以及那掩藏不盡、猶如西洋貴族般的光環,這些簡直都是女王候選人所具備的條件。
  她是個難以高攀的偶像。不過在這之後,他們多半會理解到,她之所以難以接近其實另有原因。這個女孩就像是自傲的集合體,除了我,究竟有多少人能和她正常相處呢?來是臉上露出苦笑。
「話說回來,我們又是同班同學呢。難不成,你有許願希望能和我同班?」
「怎麼可能。」
  加上國中三年,今年是連續第四年和依戀同班。國中同校同學應該還有其他人升上這所高中,但似乎都分散到各處,連個見過面的人都沒有。
  話雖如此,為了培養男子氣概就必須有新的交流。消極被動是行不通的。
  來是拿起書包,意氣風發的離開教室。
「我馬上找個社團加入。掰掰。」
「我陪你去吧。要心存感激喔。」
「依戀妳也要加入社團?那才藝課怎麼辦?」
  依戀有許多才藝都在家裡學習,所以國中時期不曾參加任何社團。雖然來是也是「回家社」的一員,但他不過是覺得麻煩罷了。也因此,只要依戀一有空閒,就可能突然闖入來是的房間。來是的黃色書刊曾在這種情況被依戀發現,結果他被狠狠揍了一頓。他有許多想遺忘的記憶,而這只是其中之一。
「我倒不是想加入社團,而是要偵察敵情啊。雖然這樣的人應該不存在,但我還是要看看有哪個女生可能成為我的對手。」
  她總是這樣,擁有天大的自信,來是決定乖乖的讓她陪自己過去。
  兩人來到一樓走廊的佈告欄,這裡有許多學生往來。
  佈告欄上貼滿了招募社員的海報,每一張都是手工製作、色彩繽紛。一年級新生和他們一樣散聚於各處。
  兩人一來到此,學生們便從通道上退開,彷彿臣子為女王開路。依戀似乎對周遭的轉變感到愉悅,滿心歡喜的向眾人展現笑容。
  這樣看來,我就像是依戀的隨從。也是為了脫離這種狀況,一定要找到可以讓人忘我的社團。來是這麼想著,再次下定決心。
  社團種類真是五花八門,體育性社團包括棒球社、足球社、籃球社等主流社團,另外還有美術社、管樂社、文藝社等藝術性社團。好像還有部分團體被歸類為同好會,其活動人口較少。
「這社團好像蠻適合你的。」
「哪個?」
「演歌同好會。上面寫著感受日本的心。」
「別調侃我。」
「開個小玩笑嘛。」
  乍看之下,並無特別令人心動的社團或同好會。
  在此張貼海報的應該不是全部。來是從書包取出在教室領到的校園導覽圖。他看著導覽圖,同時從佈告欄前方離開。
  通過連接兩棟建築的走廊來到西側校地,這裡有棟獨立於校舍之外的社辦建築。
  我的青春可能就在這棟建築物中等我。加把勁去探索吧! 來是挺起胸膛入內。
「你不覺得這裡好像只有不起眼的社團嗎?」
「這樣說很沒禮貌啊。這裡氣氛還不錯吧。」
  這裡有別於其他校舍,走廊鋪的不是亞麻油地氈,而是木板。似乎是因此,這裡有種令人放鬆的氛圍。
  話雖如此,的確這種社辦建築內八成不會有規模較大的社團。真要說有,也是能分到一個房間就心滿意足的團體……
「起碼在這種地方是不可能培養男子氣概的吧。還是參加體育性社團吧。」
「妳很煩耶。」
「說我煩,你什麼意思啊?」
「意思是說,我要仔細的找,妳少多嘴。」
「什、什麼嘛!人家難得……
  啪。
  一個清脆的聲響打斷兩人不理智的爭執,傳入其耳中。
  來是與依戀同時將臉轉至聲音的來向。
  門上牌子寫著該社團的名稱。
  將棋社。
  看來剛才那是棋子發出的聲音。門牌下貼著一張紙,寫著隨時歡迎入社。
……原來是,將棋啊。」
「我對將棋一竅不通啊。還以為有什麼呢,真沒意思。走吧。」
「不……
  啪。同樣的聲音又響了一次。
  那倒不是什麼稀奇的聲音。電視偶爾會播報將棋的新聞,來是小時候也曾向父親學過將棋。可供親子同樂的遊戲很多,將棋不過是那其中之一,而他父親也不是特別投入,只教了他基本規則。正因如此,來是沒道理對將棋有特別的感受。
  然而,來是在內心深處感覺到了。
  這真是──好悅耳的聲音啊。
  彷彿受人指引似的,來是敲了門板。
 「請進。」
  是女性的聲音,沉穩而且清晰。
  依戀正在生悶氣,來是偷眼瞄她一下,戒慎恐懼的打開房門。
  對於那瞬間展現在眼前的景象,來是覺得簡直永生難忘。
  一個女性面對著桌子,上身優美筆直的挺著。
  更精確的說,她所面對的是將棋棋盤。那張桌上將棋盤帶有陳舊的色澤,像是長年來屢經使用的樣子,棋盤上則有各司其職的棋子。
  一枚棋子被拿了起來,動作非常優美。
  啪。聲音傳入耳中,比在走廊聽到的更為清楚。一股柔和的韻味擴散開來。
  她的綽約風姿與那棋聲,感覺真是太美了──


下回待續……



--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